您现在所在的位置:主页 > 社区 >

下沉干部社区防疫30天 扛得起米面粮油 跑过每家每户

发布日期:2022-04-28 05:31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央广网上海4月27日消息(记者周洪 韩晓余)早上七点半左右,上海浦东某小区的志愿者石淇玮已经穿好了防护服,等候在小区的核酸检测点。3月下旬以来,疫情一日一日的变化,个人的境遇也随之变化,在日复一日的志愿服务中,有些东西却日渐清晰了起来。

  石淇玮是上海市金融工作党委、市地方金融监管局的一名党员干部,工作中心关注国家金融大政方针,思考金融改革创新工作,“推进国际金融中心建设”。近年来许多金融监督管理地方性法规、规章草案以及相关政策都有他的参与。金融也是这个城市最闪耀的光环之一,甚至有学者认为金融中心是上海五大中心建设的核心。

  “现在作为下沉基层一线的志愿者的工作和平时的工作完全不一样,这段时间感触非常多。”下沉到社区,大多数时候,石淇玮就是一个听从指挥的普通党员和志愿者,他的一天通常是这样的:上午协助医护人员和居委会进行小区居民的核酸检测或者抗原检测,下午配送政府保障物资或协助买药等工作,晚上还要在小区微信群里回答身边居民关心的问题,给他们答疑解惑。

  石淇玮所在的小区拥有28个楼栋,居住着730余户居民,所属居委会六个工作人员要负责四个小区的工作,实际只有两个人负责这一小区。“上面千条线,下面一根针”,特殊时期,近两千人的安全和生计系于一身,居委会工作人员的压力和责任不可谓不大。核酸检测、抗原发放、物资保障配送、买药就医等等桩桩件件都需要组织人手。

  目前,小区内有13栋封控楼,这意味着,核酸检测志愿者会与涉阳人群直接接触,感染风险相对较高。“我其实没有什么顾虑,就是家中还有两个孩子,老二还不到一岁。”石淇玮坦言,最担心的是会给家人带来危险。但他也相信看不见的病毒可以通过具体科学的手段进行防控。“防护服的穿脱有严格的标准流程,只要不怕麻烦,还是可以防护的。”回到家中,他也会进行仔细的消杀,并在家中进行隔离居住。

  在社区服务越久,石淇玮越感觉到党员责任的重大。居委会是基层治理的“神经末梢”,但它本质是居民自治组织,没有强制性的行政管理职能,在疫情防控的严峻形势下,人力物力也显得缺乏。志愿者工作的发动没有什么诀窍,最重要的就是有人愿意站出来带头。在这样的情况下,党员干部最需要的就是亮身份、见行动。

  本轮疫情以来,不少居民在家封控的时间已经超过一个月,小区全员核酸检测也一直在进行。许多居民会感到沮丧和疑惑,为什么还要做核酸?什么时候才是头?

  面对这样的发问,石淇玮总是积极的去做工作。“其实也理解大家的心情,所以最重要的是主动去做沟通工作。”要让老百姓了解最新的疫情防控形势,比如对核酸有抵触情绪的情况,“要给大家细心解释引导,只要大家配合做核酸,小区就能尽快阻断传染源,尽快实现小区社会面清零,更早解除封控。”

  “这些日子以来医护人员和居委会非常辛苦,大家都是在燃烧情怀和热爱坚持。”小区采样的医护人员来自江苏,为了顺利完成任务,每天凌晨两点就要出发,早上到达后,立即开展采样工作,期间不吃不喝,结束后还要奔波五个小时回到当地。居委会主任已经一个多月没回过家,脚崴了肿的厉害也没功夫管,每天贴着膏药来回奔波。石淇玮说,“大家都承担了太多的压力、责任和事务,在这场没有硝烟的战役里,每一个奋力抗击疫情的人都是了不起的英雄。现在真的需要邻里之间守望相助,需要每一个人都付出努力,打好这场硬仗。”

  社区工作的中心是人,在人与人的连接中,石淇玮听见了居民的声音,也看到了他们的感谢和尊重,这让他有一种不一样的满足和自豪。“其实每天和老百姓打交道,会发现绝大多数人是非常支持政府工作的,这也让我更加认识到好事做好、实事做实的重要性 。”

  作为区人大代表,石淇玮也通过社情民意及时反映当前基层最突出的问题。“近日来,阳性感染者的转运速度明显加快,随之的消杀工作很重要。”石淇玮介绍,现在小区每天都需要进行消杀工作,使用的都是手动操作的消杀用具,效率不高,对人力的消耗也很大。他也在积极的反馈社区遇到的问题,为抗疫积极建言献策。

  当肩膀上扛起几十公斤的米面粮油,当手上挂满居民急盼的药品,当脚步跑过一家一户,当一声声“谢谢”入耳,民生二字有了更为具体的形态。石淇玮说:“老一辈党员的话言犹在耳,年轻干部要在急难险重中磨砺成长,这一次经历是我人生中最宝贵的经验。”

  早上七点半左右,上海浦东某小区的志愿者石淇玮已经穿好了防护服,等候在小区的核酸检测点。3月下旬以来,疫情一日一日的变化,个人的境遇也随之变化,在日复一日的志愿服务中,有些东西却日渐清晰了起来。